>   欧巴网   >   故事频道   >   正文

【大猫儿追爱记】家里老猫去世一尸四命,第二天晚上可怕的事发生了

程峰直接怼了回来。也不知道她说的有几句真的。猫的也没有。程峰问。程峰说。李梦琪死了会不会是因为我没能帮她……。我和程峰又去了李梦琪家。程峰却不在意地说。本来单纯想把猫送出的李梦琪突然意识到这猫是能给她挣钱的。那男人这样一说。猫灵不是猫妖。

每天读点故事app作者:拜月教教主是也 | 禁止转载

我叫千珊,别人都说我是从黄泉路上走回来的人。名声传出去了,找我抓鬼驱邪的人就多了。不过我也不是谁的活都接,我的生意都是从五姥爷那里接的,爷爷说五姥爷是我的救命恩人,所以他的事我从来不敢怠慢。

这次的委托人,是一个叫李梦琪的女孩,她怀疑自己被什么东西缠上了,很着急地让我去看看。

我挂断电话的时候,程峰正轰着一辆嗷嗷响的大哈雷在我家楼底下无聊地转圈。这不怪他,我已经一个月没有任何单子了,我俩都快闲得长毛了。

“来活了来活了!”我趴在阳台上对着程峰喊,奈何他那机车的声音响彻天际,我不断提高分贝,导致整条街的街坊都以为我们在干什么不正经的勾当。

唉……心累。

我收拾完东西,走到楼下的时候,程峰递给我一个头盔,我严肃地拒绝了。

“不是吧,我程少爷的头盔你这么嫌弃?这可是限量版的!”程峰作为一个地地道道地富二代,日常工作除了炫富就是卖蠢。

“头盔是重点吗?我问你,开摩托车是什么意思?你想让我被吹成狗?别给我伸你的头盔,我不戴!戴完那刘海还能要吗?全都压塌了!你说你这是来接女孩子的配置吗?”

“你家楼下没有停车位你不知道吗?”程峰直接怼了回来,说完他就怂了。“那什么,我下次换,这次您老就先将就一下吧啊,生意要紧,咱们赶紧走!”

我嫌弃地撇撇嘴,捂着脑袋跳上了他的车。

一个小时以后我们终于摸到了李梦琪家所在的地方。

“这儿怎么荒村野岭的?”程峰一边跟着我走在坑坑洼洼地土路上一边抱怨。

“别这么没见识行不行?这叫郊区!”我们找到一家红色的大门,上面标着门牌号32,程峰上前拍了拍,里面没有反应,我们还以为家里没人都要走了,门缝里才传出一个女孩子特别小的声音。

“谁?”

“我是千珊,是不是你找我?”

“千珊?那个大师!?大师!”姑娘听到我的名字一下把门拉开,一把抓住我的手,情绪激动地说:“救救我大师!救救我!”

“你是李梦琪?别急别急,你慢慢说……”

我们被她拉进家里,但她没有请我们进屋,而是窝在外面一辆电动三轮车上,上面铺着一床破被子,又是草又是土的,但她好像一点不介意,直接坐了上去,抱着破旧的被子开始跟我说她遇到的情况。

她家里养猫,而且养了很多只,不是什么名贵的品种,都是一些田园猫之类的。她把它们放在家里养着,有遇到大猫怀孕了生了小猫她照顾不过来的情况,她还会给它们找领养。

但是不久前,她家的一只大猫要生产了,但是过程很不顺利。大猫和肚子里的三只小猫全都没活下来,她觉得自己没照顾好,伤心又自责,她给猫咪们找了个地方挖了坑埋掉了。本来她以为这件事会就此过去,没想到就在第二天晚上,可怕的事情出现了。

那天晚上,她躺在屋里的床上睡觉,迷迷糊糊间听到了猫叫声。这和家里的猫叫是不一样的,不太温顺,像是凄厉的叫声,声音一声长过一声,把她从睡梦中吵醒。

她还以为是自己家里的几只猫打架,出去一看,所有的猫都在安安静静地趴着。她仔细听听外面也没有叫声,她觉得可能是自己做梦了,但刚回去躺下,那叫声又出现了。

她躺在床上,冷汗慢慢爬满了她的额头。她瞪着眼睛不敢睡觉,因为她只要一闭上眼睛,那声音就会响起,异常恐怖!

“我已经好几天没睡觉了,那个屋子我也不敢进,那声音实在太可怕了。你听……你听,它好像又来了!”李梦琪坐在三轮车上抱着被子把自己裹进去。

“一定是它来报仇了!我真的不是故意的,那母猫……不是,我不是!”

我看这李梦琪的情况实在不对劲,也不知道她说的有几句真的。我丢下恍恍惚惚的李梦琪,带着程峰往屋里走去。

推开门,扑面一股浓浓的猫味。

这种猫味,应该是猫砂,猫粮,猫砂混合起来的味道。倒不是很臭,但确实明显又刺鼻。

“喵——喵——喵——”

此起彼伏的猫叫声响起来,我整张脸都皱起来了,没想到程峰突然从我身边蹿了出去。

“我去,这猫咪也太可爱了吧!它走过来了哎!小猫咪,你不怕哥哥吗?”

我站在一边无言以对,只求速战速决。我一把拎起程峰的衣领,带着他往里屋走。

走进屋里,我四下打量,程峰跟在我身边问:“你说是不是那只死掉的母猫来找她报仇了?”

“有可能,尤其是那三只小猫也死了。不是说母亲为了孩子什么都做的出来吗,它知道自己的孩子死了,肯定心里有怨恨的。”我其实也想过,有可能是母猫心中怀怨,所以找上门来了。“但是,一般的猫不会有这么大的能量的,普通的家猫更不会修炼成精,真奇怪……”

我闭目凝神,向屋子的四角分别感知,没有任何魂魄的痕迹,人的没有,猫的也没有。

“李梦琪的话能信吗?我怎么看她疯疯癫癫的……?”程峰问,我无法回答,我又不是医生。但我们围着屋子转了一圈又一圈,仍旧没有发现任何不妥,最终我只能回复人家:“对不起我尽力了,但我好像帮不了你。”

到家的时候,我和程峰都很郁闷。我郁闷的是没能找到问题所在还没钱赚,程峰郁闷的是好不容易有活干,现在突然又闲了。

人生啊真是大起大落。

李梦琪的事我本来以为会到此为止,但没过几天,程峰冲进我家,把我从床上抓了起来。

“珊珊!出人命了!那个李梦琪她死了!”

“李梦琪……那个养一屋子猫的女孩?”我想起那天那个女孩绝望的眼神,听程峰跟我说,她死了,一条年轻的生命就这么没了。

程峰说,那天我们回来之后,他老是惦记着那只对它喵喵叫的猫,他又怕说了我笑话他,所以他打算今天悄悄去李梦琪家,想问问她那只猫能不能卖给他。

但是今天他到那的时候,院子门上已经贴上了转卖的条子。他爬到院墙上往里看,里面什么都没有了。

他问了街口的大爷大妈们,他们说,前几天这屋子里住的姑娘吃药死了。房东觉得晦气,把那一屋子猫全拉去宠物市场处理了,还把屋里所有的家具都拉出来烧了。

我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我的心情很是复杂,李梦琪死了会不会是因为我没能帮她……

“可那里真的没有魂魄逗留,真的,我千珊什么人你知道,要是有,我怎么会不处理呢!”

“好好好,我知道,你冷静。我听那些大妈说,李梦琪在的时候除了我们还请了很多人来看,好像一直没能处理,否则也不会把她逼死了。你别急,我来告诉你是想说,我们是不是应该再去看看?”

我愣了一会,又看了看程峰,“那屋子里也许除了李梦琪,还会有别的东西,很危险,你真的要去?”

“嗯,我得陪你。”

于是,入夜之后,我和程峰又去了李梦琪家。

她家的大门已经上了锁,为了避免弄出大动静,我和程峰只能翻墙进去。整个院子寂静无声,从外面往屋子里看,里面漆黑一片,死气沉沉。

我照例给程峰烧了一道符涂在眉心,程峰打开DV,和我一起走进了屋里。

这屋子和我们之前来的时候不一样,有一些很奇怪的气息,很强烈,我不知道是什么,好像隐隐约约也有魂魄的味道。我站在屋子中央,闭上眼睛,试图招灵。

以前我招灵,一般是让鬼魂自己进入我的身体里。都说人有三魂七魄,可我只有两魂,其中空出来的一魂,就可以让给鬼魂占,这样就能做到和鬼魂沟通。一般情况下,如果有鬼,招出来不是难事,但这次我没能招来她的魂魄,但却隐约能感到魂魄的气息确实在附近,好像被什么给盖住了!

突然,脚边闪过一道黑影。我下意识往后一退,程峰一把拉住我,我才发现,是一只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蹦出来的小黑猫。

我舒了一口气,但这只小黑猫很奇怪,不但不怕人,还直勾勾地看着我们,眼神很凌厉,我被它盯得汗毛都竖起来了。

“小心点,万一被咬了还得去打针。”我提醒程峰,程峰却不在意地说:“嗨,别说一针了,一百针我也打得起!”

这是重点吗?我刚要怼它,我口袋里的手机铃突然唱起来,声音巨大又刺耳。我手忙脚乱按掉手机还没说话,对面那只小黑猫突然大叫一声,然后对着我们呲牙咧嘴,嘴里发出呜呜地声音。

紧接着,在我和程峰还没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的时候,黑猫一跃而起,挥着爪子向我们飞来。黑猫在空中突然身形长大数倍,我和程峰被一爪子掀翻在地。

程峰护着我滚到地上,我回头一看,那只黑猫已经变得比一人还高,爪子巨大,呲着牙,牙齿看起来锋利异常。

“什么鬼?这只猫怎么这么大?”

“别管是什么了,先跑先跑!”我拖着程峰往门外跑,后面的大黑猫向前一扑,一爪子把我扑倒在地,我眼看着它一张大口朝我伸过来,就在我以为自己要挂掉的时候,门口处突然冒出一个声音:“躲开!”

紧接着一道黄符飞来,直接贴在黑猫脑门上,黑猫用爪子去挠黄符,就这空档,程峰一把把我从危险区拖了出来。

“是你?”是上次我们在*遇见的男人!

他瞥了一眼我们,“这是猫灵!”说着从怀里掏出一段红绳,红绳在空中一甩,变成一根鞭子。他侧了一下头,冷冷地说:“退后!”

“啪!”男人一鞭子打出去,鞭子在空中带上了丝丝闪电。

“招了雷电?厉害啊!”我赞叹不已,完全忘了他曾经想抓我的事。

“嗷!”鞭子带着电流裹到猫灵身上,猫灵发出一声凄厉地嚎叫,在原地不断挣扎。这男人用力扯住鞭子,但猫灵已经吃过灵魂了,能力很强,他看起来也很吃力!

“喂!你快把猫灵吃下去的魂魄抓出来!”

“抓出来?”我犹豫了一下,我其实很少抓魂魄,一般我都是请魂魄过来,除非遇见不上道儿的和危险的恶鬼。

但世界上哪有那么多恶鬼,这世上,人为恶可能没有原因,鬼为恶一定有原因,所以破了它的执念,鬼魂好处理多了。

“犹豫什么?这都做不到还自称是黄泉路上走回来的人!”

“谁说做不到!来就来!”我被那男人激怒了,一把扯掉脖子上的坠子,交给程峰。我跳上前,猫灵似乎也注意到了我,它盯着我,呜呜地叫。我掏出一张黑色的符纸,甩手一挥,符纸飞到半空中。

我伸出右手,这时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左眼隐隐在灼痛。但已经来不及多想,我一掌劈下,手掌透过符纸,在猫灵身前用力一抓,一个黑影被我一把抓在手里。然后我一挥手,黑影被我一下甩在地上。

左眼灼痛猛然剧烈,我捂着眼睛蹲下身子,程峰赶紧跑过来把坠子给我带上。

失了大半力量的猫灵瞬间变弱了,那男人又狠狠甩了它几鞭子,它速度已经变慢太多。猫灵看打不过,转头往门外逃,没想到那男人早有后手,门口的四角已经被他用红线封住。猫灵一头撞上去,被红线挡住,瞬间被打回了原形!

猫灵变成一只小黑猫,四脚朝天,黏在红线上,拼命挣扎。那男人眼见收服了猫灵,他赶紧上前,举起鞭子要给它最后一击。

“喵——”

突如其来的一声,随后男人便动弹不得,他一低头,看见了抱在他腰上的程峰。

“先别赶尽杀绝,先问清楚情况再动手!”程峰说。

男人继而又毫无感情地回答:“怎么问?它要回答你喵还是喵喵?”

这屋子里两个男人,一个抱着另一个,这另一个还卖萌学猫叫……

场面一度非常尴尬……

我轻咳一声:“猫灵不会说话,这儿有个会的”。

“李梦琪,说吧,这到底是什么回事,我绝不相信你原来说的那一套。识相的就老实交代,否则我放猫灵吃了你!”

李梦琪坐在地上瑟瑟发抖,终于开口说出了实情。

大概是一年前,那时候她家里猫还不多,其中的一只大猫生了五只小猫,她感觉养那么多猫也照顾不过来,所以在网上给小猫找领养。因为猫咪花色不错,而且奶猫被收拾得很干净,很多网友关注,也有很多网友来询价。本来单纯想把猫送出的李梦琪突然意识到这猫是能给她挣钱的。

刚开始只卖每只一百块,后来她涨到两百。人的贪欲一旦开了头,就会无止无尽。

直到后来她发现猫咪生小猫的速度太慢了,她还要费心费时费力地去喂养每一只即将送到别人手里的奶猫,这太亏了。

于是她想了一个新招数,她给小奶猫拍了很多照片,把给奶猫找领养的信息挂出去以后,如果有人来问,她留下联系方式,在网上与买家交流。

每次都以小猫还没满月的理由要求买家先付定金,买家一旦犹豫,她还会附加几个猫咪玩耍的可爱视频,顺便再加上一些“其实不是为了卖钱,只是想给猫咪找靠谱的领养,所以小额有偿”的诚恳言辞。

买家一但心软付款,等到奶猫满月到了可以领养的日期的时候,她又会以各种借口拖延,拖到最后就直接拉黑走人。

由于全程网上交易,被骗的人也无法知道她的具体信息,报案也多半没有回复,所以这招她百试不爽。

毕竟网上有那么多爱猫的人,更有那么多心地善良就天真地以为她善良的人。

“我……我错了……我不该骗人……”

“你现在知道错了?姑娘我看你租这么大院子,之前你屋里放的包,鞋子可都不是便宜货,你缺这几百块钱吗?”骗人钱财这种小事,其实也会给自己折福折寿,我实在不明白,她到底图什么。

“她不缺这点小钱,她只是想要别人的,白给的谁不想要。”程峰替她回答。

“骗人钱财这事生前警察没管你,死后我也不会管。不过你既然被猫灵缠上,估计是还有别的事吧?”我问她,如果只是骗钱,报应可不会如此严重。

“猫灵生性温顺,被激怒成这样,我猜,你除了利用猫赚脏钱,手上应该有不少猫魂猫血吧?”那男人这样一说,李梦琪不由身子一抖。

“我不是故意的,有几只猫……还小的时候,就生病了,我怕传染其他猫咪,就……就把它们活埋了……呜呜呜,我错了……”

“猫咪生病也好,难产也好,你就不能给它找个兽医看看吗?你不是口口声声说爱它们吗?你就是用这种肮脏的心爱它们的?”程峰听到这里彻底炸了。

他其实喜欢小动物,要不是他家老爷子对猫狗过敏,我估计他会直接开一个宠物乐园。他觉得这些小生命们,单纯,可爱,美好,比心思险恶的人要好一万倍。他本来还替这些猫庆幸有人照顾,没想到,这里是个魔窟!

“万物都是平等的,你觉得你高它们一等可以主宰它们的生死,但你的生死不也攥在了它们手里吗?你拿它们赚黑心钱,还杀了它们,也怪不得会把猫灵引来了。我不想送你,黄泉路上你自己慢慢走吧!”

我从口袋里掏出符纸,程峰默契地递给我打火机。符纸迅速烧着,我狠狠一把甩到那女孩身上。女孩的身子被符纸吸进去,符纸燃尽,掉在地上化成一小块灰烬。门外一整清风划过,一点痕迹不留。

红线上缚着的猫灵已经彻底没有力气了,它垂着头,小爪子被缠住,看见我们走过来,乖顺地叫了一声:“喵——”

完了!程峰的少男心肯定炸了!

我回头看了一眼那个捉妖的人。

“虽然知道你不会答应,我还是问问你,这猫灵已经被打回原型了,几十年内应该是修不回去了,再说它也没有直接害人性命,把它给我们吧……”

“好。”

什么情况?这人居然答应了?

我还愣着,程峰已经绕过去小心翼翼地把黑猫救下来。黑猫趴在程峰怀里,舔了舔他的手,趴下头开始睡了。

那个男人转头问我:“你就是千珊?”

“啊?啊!你认识我?”

“我认识你的坠子。”他指指我脖子上的坠子。“那个,是我家的。”

“那你是……?”

“温南。”

“这坠子是五姥爷给我的,你说这是你家的,你要是想要回来,你得去找五姥爷,我不能给你。”

“不用,坠子你戴着,我们家答应了借出去三十年,绝不会提前来收。”说完转身就走了。我想,这人真怪,回家得去问问五姥爷温南的事。

回家的路上程峰问我,为什么以前我处理鬼魂他都是看不到,这次他居然能看到李梦琪。

“猫灵不是猫妖,是有灵气的。李梦琪的鬼魂沾上了灵气,能实体化。所以我也不需要请她上我身,毕竟我每次搞完还要去五姥爷那焚香静坐,烦死了。”

程峰抱着猫跟着我悄悄摸进我家院子,正要上楼的时候,爷爷不知道从哪冒出来。他盯着程峰怀里的黑猫看了一会,我本来以为他会让程峰把猫带走,没想到他眯着眼睛地瞅瞅黑猫,说:“猫灵?不错,好好养。”说完对着我和程峰点点头,举着花洒去浇花了。

三天以后,我顶着浓重的仿佛烟熏妆的黑眼圈把程峰喊来了,我指着蹲在地上的黑猫让他赶紧带走。

这小黑猫爱扑人爱咬我脚还会踩我脸,这也就算了,但它每天六点就蹲在床边喵喵叫,叫得非常可怜。我一起身看它,它就前脚并后脚蹲在地上一副乖巧模样看着我,我一躺下就继续叫,简直不给活路!

程峰一听,抱起小黑猫搂在怀里,细声细气地说:“嗨呀,我家小黑这么聪明呢啊,真厉害!”

我忍无可忍:“去死吧你们这对人兽CP狗男男!”(原题:《千珊之猫灵》,作者:拜月教教主是也。来自:每天读点故事APP<公众号:dudiangushi>,下载看更多精彩内容)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奇闻轶事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热门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