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欧巴网   >   财经频道   >   正文

【金融】宗馥莉要约收购中国糖果损失不小未来会善罢甘休吗

自7月13日晚间中国糖果公告要约收购失效后。7月14日中国糖果报收0.229港元/股。资本市场首战失利近几天的围绕宗馥莉和中国糖果的股市大戏开始于7月13日晚间中国糖果的一纸公告。而收购中国糖果被认为是宗馥莉首战资本市场。

近期资本市场很不平静,惊魂大戏不断上演。万达系、融创系、复星系等在股市债市剧烈波动,引发市场众多猜疑。与之相比,稍早前娃哈哈公主宗馥莉资本市场首战失利,要约收购失效,引得中国糖果股价“一泻千里”,在噪点频出的市场中,似乎已经不能吸引到足够的关注。宗馥莉拥抱资本市场意图早有显现,此番出征战败被市场认为是“竹篮打水一场空”。那么,复盘一下这次宗馥莉的中国糖果之战,又能发现些什么呢。

当然,不仅要约收购无果,宗馥莉还面临资本市场的损失。自7月13日晚间中国糖果公告要约收购失效后,记者查阅中国糖果近几日股价获悉,7月14日中国糖果报收0.229港元/股,跌幅为56.79%,7月17日,继续下跌31.44%,报收0.157港元/股,7月18日,小幅回升,报收0.165港元/股,但涨幅只有5.1%。尽管小幅回升,截止7月18日的收盘价相对于要约收购价,宗馥莉损失不小。

资本市场首战失利

近几天的围绕宗馥莉和中国糖果的股市大戏开始于7月13日晚间中国糖果的一纸公告,公告宣布要约截至7月13日下午4时整,在要约项下收到涉及约4.19亿股股份的有效接纳,占公司已发行股本约26.03%,要约的条件未获达成,要约失效。随即带来了中国糖果股价的过山车式下滑,由7月13日收盘的0.53港元/股到7月18日收盘的0.165港元/股,暴跌68.87%。

而这场要约收购大戏的开始要追溯到今年早些时候。资料显示,2017年3月30日,中国糖果停牌,4月1日,中国糖果发布公告,宣布公司主要控股股东嘉庆和Noble Core 与潜在买家订立了意向书,潜在买家拟作出可能自愿要约,并以买家收购公司股权不少于50%为要约的先决条件之一。而这个潜在买家的实际控制人正是娃哈哈公主宗馥莉,不过当时宗馥莉并未提出具体的收购价,而是将在尽职审查完成后决定具体收购价。

5月11日,中国糖果再次停牌。5月12日,中国糖果再发公告,宣布新百利融资代表要约人恒枫香精香料控股有限公司(实际控制人为宗馥莉,以下简称“恒枫控股”)提呈自愿性有条件现金要约,以收购中国糖果已发行股本中所有股份,每股要约价为0.3565港元,总计花费5.7亿港元。

同时,值得注意的是,在5月12日宗馥莉提出现金要约时,中国糖果两位主要股东均作出不可撤回承诺,两者合计拥有的26.01%的股权将接受要约。

而宗馥莉对资本市场垂涎已久。资料显示,宗馥莉目前是娃哈哈集团旗下宏胜饮料集团的总裁,负责娃哈哈集团三分之一的产品代加工业务。她有着国外留学背景,对资本市场更为拥护。早在去年10月,英国金融时报曾经报道,宗馥莉领导的宏胜饮料集团曾经拜会包括高盛在内的多家国际银行,准备收购迪恩食品,不过由于种种原因并没有下文。而收购中国糖果被认为是宗馥莉首战资本市场。

宗馥莉的要约收购伴随着资本市场的狂飙跟进。资料显示,截止7月13日的整个要约收购过程中,中国糖果股价大涨。3月29日,中国糖果开盘0.152港元/股,7月12日,中国糖果收盘0.55港元/股,涨幅高达261.8%。

而7月13日关于要约收购失效的一纸公告后中国糖果股价的“一泻千里”,由7月13日收盘的0.53港元/股到7月18日收盘的0.165港元/股,暴跌68.87%。这使得资本市场显得格外阴森,几个月股价上涨后在几天内又“灰飞烟灭”,透露出一股诡异的气息。

亏损8000万港元

资本市场是把双刃剑,在吸引宗馥莉“飞蛾扑火”后又给了她重重一拳,而这背后有着更大的“阴谋”。资料显示,2015年11月中国糖果在港交所上市时,两大股东嘉庆发展和Noble Core持股比例分别为51.99%和 20.01%,而从2016年6月份开始,大股东分三次对中国糖果减持40%。

此外,因为大股东减持的买方持股比例都在5%以下,因此没有被公开披露,不过中央结算及交收系统的记录(CCASS)显示,当中15%股权由两间券商所持有。即实际上,大股东减持的股票集中在少数券商手中,很值得怀疑。

香颂资本董事沈萌对中国商报记者介绍说,大股东在一年前就开始通过减持布局,因为其减持并未流入二级市场而是掌握在“友军”手中,之后又在宗馥莉宣布收购前,以满足日常经营的名义低价配股增加筹码,这都说明可能大股东事先布了局。

而整个过程也暴露出宗馥莉自身的问题。沈萌表示,宗馥莉一方面过于急切想找到自己独立发展的平台,另一方面在国际资本市场的经验不足,最终掉入了别人的圈套。

即使积极拥抱资本市场,但经验的不足确使宗馥莉在面对中国糖果大股东一系列图谋不轨时毫无察觉。此外,她对借壳上市壳的选择并不成功,宗馥莉选择的中国糖果当前的市值只有2.65亿港元,确实成本相对较低,容易操作,但宗馥莉以及她的整个收购团队对中国糖果的尽职调查并不完善直接导致了悲剧的发生。

而因为要约收购只能对所有股东喊一次价格,在股价飞涨中,没有股东愿意以远低于当时市场价的要约价格将股份“贱卖”给宗馥莉,所以她尽管满腔热血却也束手无策,而在后续要约失效后,面对中国糖果股价暴跌带来的恒枫控股26.03%持股价值的损失也只能望洋兴叹。

沈萌表示,大股东在低价时将股份减持给友军,且友军持股比例都在公告线以下 再卖不需要公告,然后大股东又配股低价增加筹码,等宗馥莉公告一出,友军就可以高价在市场卖出,同时大宗的大股东持股也可以不可撤销地高价卖给宗馥莉。现在大股东已经不持股,友军也应该高位套现,只把烂摊子留给了宗馥莉。

资料显示,截止7月18日收盘,中国糖果的市价为0.165港元/股,而当时购买的要约价格为0.3565港元/股,不排除宗馥莉在公告前就有一定收购行为,但至少收购大股东的26.01%是宗馥莉公告后按照要约价收购的,按照恒枫控股持股26.03%(4.19亿股)来算,宗馥莉此番资本市场首战不仅没有成功,还使得恒枫控股亏损了8000万港元。

未来是否会善罢甘休?

那要约收购失败的宗馥莉是否会重新订立要约或利用其当前大股东的身份对中国糖果有所作为呢?对此,沈萌表示,中国糖果这个盘子本身不大,适合借壳,但是被原来大股东折腾一番后,股权结构复杂,就很难当壳,因此未来重新订立收购要约的可能性不大。

“而对于其大股东的地位,目前恒枫控股只对中国糖果持股26.03%,而在要约收购之前,原来的两大股东名义上占26% ,但是通过关联方掌握了超过80%的股份,可见恒枫控股对中国糖果的控股比例仍较低,而且由于中国糖果市值规模限制,宗馥莉想做事情复杂度比较大。”沈萌如是说。

那宗馥莉目前持有的26.03%的股份又会做何处理?业内人士分析,既然宗馥莉已经在要约收购这一局中战败,关键看后续要如何解套,毕竟资本没有永远的敌人,宗馥莉还有很多方法可用,关键看她自己怎么想。

即使宗馥莉竹篮打水,其强势的性格也注定她不会就此善罢甘休。7月14日,宗馥莉发微博表示,对于要约收购结果深表遗憾,但对公司而言,这是一次积极、有建设意义的探索,公司未来将秉承自身发展战略,本着积极健康的商业价值取向继续探索相关领域。业内人士分析,未来宗馥莉肯定会重新选择目标卷土重来。

中国品牌研究院研究员朱丹蓬对中国商报记者透露,在未来,宗馥莉会继续选择股价相对较低的公司作为壳重新上市,先将自己名下的业务放进去,待取得一定成效以及娃哈哈业绩好转后,会考虑把娃哈哈业务也放进去推进整体上市。

确实,娃哈哈近几年比任何时候都需要资本市场的青睐,并且,因为潜力很大,很多投行都愿意做娃哈哈的承销商,此次宗馥莉试水最起码表明娃哈哈拥抱资本的态度,今后还会有进一步的行动。

而对于未来宗馥莉更适合借壳上市还是单独上市,业内人士分析,借壳上市快、可操作空间大,独立上市相对慢、不可控因素较多,加之当前IPO收紧,宗馥莉又急于上市,采取借壳上市的可能性较大。(记者 周子荑)

今日热点

特别推荐

奇闻轶事

小编精选

热点排行

热门推荐